白汐

👀✨点开看看?


想白嫖各种cp
杂食种
来什么我吃什么就算没看过原著
接受各种安利
热爱aph(看一遍、英雄学院(补番中、鬼灯的冷彻(追更中、hp(打算再看几次
偶尔凹凸(未看
暂时沉迷d5,大部分cp都吃
喜欢论坛体,一直想写没有时间qaq
最后、感谢戳进

<飞鸟症>

艾玛·伍兹作为一个牛仔,自然身上是会有伤疤的,虽然人一辈子或多或少都会留下疤痕,但总没有西部草原上不要命的牛仔们好的多。她不太看重生命这个玩意儿,只想求个安稳点儿的死法,但热爱冒险和追求自由的灵魂无论如何是藏不住的,总想着要破壳而出,金蝉脱壳,然后扯着她的身体向无边无际的草原(或者是正在向人们发起挑战的牛仔)走去。

无论一个人再如何优秀,曾经的她也是收获了不少伤,比如肩膀上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砍刀的伤,再比如小腹上的枪伤…
但那都不是事儿,因为痊愈之后实在不是很痛。而在艾玛搬去美洲之后才因为地理环境的影响开始有复发的迹象。

园丁去问了与她相熟识的医生——艾米丽小姐,她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小腹上的伤逐渐开裂,每当夜半时分,就能感到如同一把钝刀,在你受伤的地方不断划来划去,连止痛药也阻止不了。而曾经的牛仔小姐只是漫不经心地服下了大半瓶安眠药,混着黄油啤酒喝下肚,暖意覆盖全身,而药也使她休克了过去:事后我们的园丁不得不庆幸自己的命大,但可怜的艾米丽看上去要急哭了。

她的伤里开始掉落羽毛,纯黑色的,这要命的东西却被拣起来,做成各种小装饰——而从不愿意穿裙子的牛仔终于穿上了裙子,因为她的伤口已经无法被裤腰带勒上了。艾玛终日坐在摇椅上,腿上搭着毛毯,红色披肩下的白色长裙甚至没有脸色惨白,黑色的鸟儿伴随着不详,飞出了皎洁月光照耀着的窗栏。

如同一个废人,需要照料,无法自理。

向往自由的天性使她在伤口裂开时都没有落下生理泪水的眼睛往下滴落她曾不屑一顾的咸涩液体,园丁尽全力站了起来,羽毛从裙摆里掉下,拖了一地。抬手从木质的架子上取下自己的弯刀,冰凉的刀刃第一次划过这脆弱而曾经高傲挺拔着的脖颈。一群白色的鸟儿从身体里分散开来:

“飞吧…去寻找你们想去的地方,也请代替我寻找自由的方向吧。”

隐约望去,那方向似乎是熟悉的不可忽略的荒僻小医馆。
牛仔悲哀地想:我想我爱她,但也许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而三十天过后,绝望悲惨的牛仔的一生就这样戏剧性的完结了,而她直到最后也没认出我来。

即使她天天往她的窗前叼一支玫瑰,即使她翅膀下隐藏的,被束缚的自由天性已经展露无疑。

评论(4)

热度(12)